工匠说

它曾响彻盛唐,如今已失传近千年!

字号+作者: 来源:老字号 2017-09-09 22:08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这一忘就忘了近千年,到二十世纪末,中国人已经极少人知道尺八,它完全变成了史书中可供考究却没有实体的物品。直到近些年,人们才从邻国日本重新认识了这个'...

寂静清幽的小路边,遮了鼻眼的虚无僧,手握竹制乐器,徐徐前行。随着十指的浮动,摄人心魄的声音流泻而出,不疾不徐,不争不抢,空阔,寂寥,恬淡,舒适。僧人悠悠然来去,竟不显修行的清苦,只与乐声的空灵浑然一体。如果你问虚无僧人,乐声如何?也许只能得到回答:禅音不可说。
这种乐器,便是尺八。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盛于日本,它在故土却已失传近千年
以上是日本古时僧人修行吹奏尺八的景象,当时,僧人们将尺八当成供养佛祖的乐器,平民不被允许演奏。很久之后,尺八才从寺院走入普通民众阶层,并日渐繁盛,发展出了琴古流、都山流等流派,并被世界所认知。所以多数人都认为,尺八是日本的古乐器,但其实,日本的第一支尺八,却是来源于中国。

尺八何时传入日本的?史学界普遍认为大致在唐与宋两个时期。唐朝时,尺八由唐宫庭传入日本奈良时代的宫廷,未能大面积流入民间,而至宋朝,则作为佛音被传入日本的寺院,继而尺八扩散日本民间,传承至今。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发源于汉,兴盛于唐,尺八曾是地位较高的宫廷雅乐,形制和名称也多有改变,汉代称羌笛、魏晋称长笛、唐代才开始名为尺八。但宋朝之后却逐渐式微了,对此,有多方说法。一说,宋朝文人偏向阴柔婉约,而尺八外形粗犷原始,不符合宋朝文人审美,再加上尺八吹奏需要极高技巧,难以短时间掌握,所以缺乏艺术造诣的平民也不青睐尺八,因而式微。另一说,唐朝之后宋朝之前,经历了五代十国,战乱纷飞,及至和平年代,百姓厌战情绪明显,而人们觉得尺八有杀伐之气,所以渐渐被遗弃一边。

这一忘就忘了近千年,到二十世纪末,中国人已经极少人知道尺八,它完全变成了史书中可供考究却没有实体的物品。直到近些年,人们才从邻国日本重新认识了这个失散的游子,甚至不乏有心人在努力传承,引“游子”归国,这其中,就有一个叫易佳林的人。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一见尺八“误”终身
易佳林曾是个大学讲师。他说,自己好像上辈子跟尺八就有缘。有一天,他在网上偶然听到一首尺八演奏的叫《子之星》的曲子,当时觉得,那首曲子,把他心灵深处挤压的东西给释放了出来,像胸口被打了一拳,当即决定,今生就要吹尺八。

他辞了职,一门心思想学尺八。但尺八难得,国内认识它的人都没几个,更别说卖了!从日本买又极昂贵,没有了收入的易佳林决定自己做。好在他吹了十四年的箫,也会制萧,所以自己做尺八不是天方夜谭,只是困难很多。他先在网上查找尺八的资料跟图片,懵懵懂懂,进展缓慢,直到听说一个去日本的朋友带回来一只尺八,他便厚着脸皮去借来,这才算见到尺八真容。有实物的参照,制作已经不太成问题,剩下的,便是寻找合适的材料,这对易佳林来说反而更艰难。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尺八是竹子偏根部的材料制作的乐器,身长一尺八寸,五孔七节,上方侧切,其中两个孔在倒数第二节上,三个孔在倒数第三节,节与节之间,要成固定比例,竹子的成熟度要三至五年之间,少了多了都不行。所以找的竹子要粗细合适,节长合适,年数也要合适,这非常艰难。因为竹子又不是人,你让他减肥他就减,让给他增肥他就增。竹子野生蛮长,要在茫茫竹海找到一棵适合的,需要眼力,更需要耐力。

用了两年多时间,易佳林终于做成了第一根尺八。接着他在网上找到了专门教授尺八的日本尺八大师神崎宪先生,向他请教吹奏的技巧。因为自己本身有吹箫的十几年经验,乐器会一知三,经过老师的指点,易佳林逐渐掌握了尺八的演奏方法。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学习演奏方法只是基础,易佳林的目标是用自己做的尺八,吹出古中国的声音。尺八乐谱,现存的都是日本的假名谱,中国的尺八古曲,并没有曲谱遗留。但是中国是有很多古琴谱的,所以易佳林就致力于用尺八来演奏古琴谱。多年来,他努力搜集可用于尺八演奏的古琴谱,终于,机会来了。

2012年,易佳林参加了在日本举行的国际尺八大会,带着自己制作的尺八,吹奏南宋的古曲 《高溪梅令》, “玉钿何处寻/木兰双桨梦中云/小横陈/漫向孤山山下/觅盈盈/翠禽啼一春。”奏宋曲,唱宋音,唱奏完毕,掌声雷动,他终于把中国音,吹给了世界听。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把尺八还给中国?
“把尺八还给中国”这句话,是日本尺八大师冢本松韵说的,作为日本尺八演奏流派“明暗对山流”的第四代传人,他会定期来中国传授尺八演奏方法。他说,日本以前从中国拿走了很多东西,现在要慢慢的还回来。

“还”,是别人的态度,“传承”,却应该是我们自己责无旁贷的义务。面对历史的滚滚洪流,我们弄丢的,又何止尺八一个。如果我们不能认识和继承自己的来处,又如何找到去处呢?竹尺八,七弦琴,清水沥茶醉古今,熙贤斋里悠然馆,与君共修菩提心。愿这修心修禅的乐曲,能为更多国人所知。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< 图文版权归物道所有 >
-End-

1.班墨空间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班墨空间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班墨空间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班墨空间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班墨空间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