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间匠人

村里的手艺人,别让“技艺”成“记忆”

字号+作者:白守双 来源:正北方网 2018-01-23 12:46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你别看我们屯不咋起眼,可手艺人却足足有一大箩筐。有石匠、木匠、铁匠、毡匠、皮匠、机匠、剃头匠、豆腐匠、缝衣匠和教书匠。个个身怀绝技,人人独往独来'...

原标题:草原往事 | 村里手艺人
 


正文

你别看我们屯不咋起眼,可手艺人却足足有一大箩筐。有石匠、木匠、铁匠、毡匠、皮匠、机匠、剃头匠、豆腐匠、缝衣匠和教书匠。个个身怀绝技,人人独往独来。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很是方便了南北二屯、左邻右舍人们的生产生活,真是特别的“哏儿”。
 

201191912233411537450.jpg
   (图片来源网络)

石匠姓田,论辈分我应该叫他姥爷。平时随身挎个帆布兜,兜里装着锤子和铳子,哪个生产队石磨、石头碾子不“吃草”了,他就去给残一残,也不收工钱,顶多吃顿饭、喝点散白酒,说说大话,痛快痛快小嘴,就眉飞色舞地飘飘然了,然后踉踉跄跄地回到家里酣睡,从来不耍酒疯。

木匠有潘木匠、高木匠、杨木匠和马木匠,他们的主要任务除了给老百姓盖房子以外,每年春季最主要的一个活计就是做“木犁杖”。其中潘木匠有个外号叫“大眼子木匠”。也就是说,他做的木工活计,无论是方眼圆眼,尺寸留的都超过原来的设计,太“松”太“框”,晃拉晃荡的,不严丝合缝,老板子扶他做的犁杖都觉得铧子“哈墒”,就是一面翻土多,一面翻土少,或者没有土,不均匀,种地不好拿苗。16032546_1200x1000_0.jpg
(图片来源网络)

铁匠是高振远,主要在生产队里做“薄铁活”,砸个炉筒子,做个洋撮子、水壶之类的东西。毡匠李德才,主要是用羊毛擀毡子,做毡靴。皮匠叫纪忠和,主要用皮子做绳套、做皮袄、做靰鞡、趟趟牛和套袖子。后来娶了媳妇,人也随媳妇搬到外屯子去了。机匠姓“安”,由于耳朵有点“背”,人们都习惯称他为“安聋子”。那时生产队实行种棉花,妇女们都喜欢挑灯搓棉条纺线线,然后送到“安聋子”那织成粗布,人们都称它为“家织布”,用染料染了,用来缝制衣服和做被面和褥子面。剃头匠叫李海山,因为他脸上“出花”有许多麻坑,人们习惯叫他“小李麻子”,他也不往心里去,非常热心,整天拿个推子或刀子,随叫随到,也不要报酬。豆腐匠,我们屯有许多,现在只剩下一家了,他姓吴。他们做豆腐是传统工艺,不掺假,用卤水点,物美价廉,供不应求,如果不事先打招呼,根本排不上号,吃不上新鲜豆腐,尤其是红白喜事、春节期间忙得不亦乐乎。缝衣匠原来我们屯有三家,分别是老王家、老刘家和老尤家。都是自裁自做,那时家家穷得叮当乱响,平时生意冷清,只是到了年关这几家生意就火起来了,因为这时小孩子做新衣服最扎堆,乐了孩子,苦了裁缝。教书匠叫“王大巴拉”,是我老叔那辈人的“私塾先生”。他主要教背“四书五经”,他手头有一根针,握有一把戒尺,针是用来扎“书”的,私塾先生针扎几页厚,学生就得背诵几页书,如果在背诵的过程中,有哪个学生卡壳了,你就得伸出左手被先生打板子,手心被打的像小馒头似的那么肿。老叔比较聪明,很少挨私塾先生打板子,现在都80多岁的人了,“有恒产者有恒心,无恒产者无恒心”等“四书五经”名言警句,不假思索,便背的滚瓜烂熟,我这个大学生也赶不上他。我在想:其实,更多的时候,在乡村,先生、学校,就是小小的火盆,不仅使孩子们学到了知识,而且使一个村庄充满了温暖。没有了书香的村庄,还能够叫村庄吗?
201224953366625.jpg
(图片来源网络)

现在,这些老手艺人也大都驾鹤西去了,他们的后代也没有接替的,失传了,怪可惜的。现在穿衣服都实行“网购”,男女青年做头型都到城里,家具也都买高档的,读书都到城里、镇里,屯里只有“豆腐匠”独树一帜,还在续写着历史。豆腐坊的烟雾袅袅,在阳光下铺满诗意的音符,清脆的一声“豆腐”叫卖声在小屯子的上空炸响。村民们正在咀嚼着幸福的生活,正在品味着美好的人生。

 

END


关注微信公众号:班墨空间 
与匠人更近一步!

1.班墨空间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班墨空间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班墨空间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班墨空间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班墨空间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网友点评